巫蠱之禍后劉徹調整政策與民休息,直到昭宣時期漢兇之間的戰爭才重啟!

  今天趣歷史小編為大家帶來了一篇關于漢朝匈奴大戰的文章,歡迎閱讀哦~

  公元前90年(征和三年),李廣利領軍出擊西域,攻匈奴,軍陷西域,全軍覆沒,漢家兒郎數萬人魂落異國。

  這是漢武帝時期,漢朝與匈奴的最后一場戰爭,以漢朝失敗而告終。戰爭發生時,漢朝發生了影響全國的“巫蠱之禍”,漢武帝年老昏聵,迷信“巫蠱之說”,上到太子劉據、皇后衛子夫諸邑公主陽石公主,下到公孫賀公孫敖等一干九卿大臣,均喪命在這場災禍之中。李廣利全家也因事被捕下獄,將在外,家人罹難,李廣利身心充滿著恐懼、無奈與彷徨,他不顧實際,強行帶軍攻擊匈奴,兵敗被俘,家回不去了,他選擇了投降匈奴人,連累全家被殺。

image.png

  漢武帝的政策調整

  “巫蠱之禍”延續了五年多,死者數萬人,壺關三老、茂陵小吏田千秋等冒死上諫,漢武帝悔悟,捕斬了江充劉屈氂等構陷他,從中漁利的小人,亦祭出聞名于世的《輪臺罪己詔》,字里行間,充滿著反省。在《輪臺罪己詔》結尾,漢武帝劉徹說道:

  “ 當今務,在禁苛暴,止擅賦,力本農,修馬復令,以補缺,毋乏武備而已。郡國二千石各上進畜馬方略補邊狀,與計對”。

  劉徹說到做到,此后,他將漢朝的內外政策完全調轉過來,重拾漢初與民休息的措施,對外停止了軍事行動,與匈奴保持和平關系。為表示他憂國憂民、痛改錯誤的決心,劉徹又任命田千秋為大鴻臚,后遷升為丞相,封富民侯,全面負責招撫流民,休養生息,穩定經濟。

  漢匈經三十年的刀兵相見,暫時進入罷兵言和的階段。

  昭宣時期,漢帝國與匈奴重戰端

  漢昭帝時,匈奴征調車師騎兵,合匈奴兵,共計5萬,數次進攻烏孫國。遠嫁烏孫的解憂公主上書漢庭,希望漢朝能派兵救援烏孫國。

image.png

  漢昭帝與大將軍霍光等朝臣商議,認為烏孫國,是漢朝布在西域地區的重要棋子,對牽制匈奴,維護漢朝在西域的軍事存在具有重要意義,烏孫國求援,漢朝必須派兵,否則,一旦烏孫國再次臣服于匈奴,匈奴有可能會恢復在西域地區的軍事力量,對漢朝十分不利。

  出兵西域,關山重重,沙漠、戈壁茫茫無際,漢朝需要做好充足的準備。漢昭帝下詔,精選士卒,選備良馬,軍隊進入戰備狀態。一切準備妥當后,正當漢朝定下出兵日期,計劃兵發西域時,漢昭帝卻突然駕崩。

  漢朝無暇顧及西域,聯合烏孫共擊匈奴的計劃,只好暫時擱置。

  本初三年(公元前71年),漢宣帝即位第三年,解憂公主及烏孫昆莫(烏孫國國王,稱為“昆莫”,又名“昆彌”),再次遣使入長安,上書漢宣帝,言:

  “匈奴復連發大兵侵兵烏孫,取車延、惡師地,收人民去,使使謂烏孫趣持公主來,欲隔絕漢。昆彌愿發國半精兵,自給人馬五萬騎,盡力擊匈奴。唯天子出兵以救公主、昆彌”。

  簡短的國書,透露著重要的信息:匈奴謀取烏孫的野心,日益增長,而烏孫的形勢不容樂觀。

  大將軍霍光主張盡快發兵,漢宣帝考慮再三,決定將國防動員的重任交給霍光全權處理。

  萬事俱備,漢朝征發刑徒、羽林孤兒、胡越騎、邊境騎士等,合計十五萬騎,遣五將軍分道并出:

  御史大夫田廣明為祁連將軍,領軍四萬騎,出西河。

  度遼將軍范明友,領軍三萬騎,出張掖。

  前將軍韓增,領軍三萬騎,出云中。

  后將軍趙充國為蒲類將軍,領軍三萬騎,出酒泉。

  云中太守田順為虎牙將軍,領軍三萬騎,出五原。

image.png

  漢朝派遣校尉常惠持漢節,督護烏孫,烏孫昆莫自將五萬騎兵,與自東而來的漢軍,東西夾擊匈奴。

  面對數路大軍,匈奴東西難以兩顧,漢烏聯軍攻破匈奴右谷蠡王庭,斬殺單于父行及嫂子、居次、名王、犁於都尉、千長、騎將以下匈奴人共計四萬,虜獲馬牛羊驢、駝七十馀萬頭。

  為顯示與烏孫國建交合作的誠意,漢朝將七十馀萬牲畜全部給予烏孫國,漢朝還派使者持金幣,賞賜給烏孫國貴族。

  此后的匈奴,驅畜產遠遁。

  “匈奴民眾死傷而去者,及畜產遠移死亡不可勝數。於是匈奴遂衰耗”。

  西域戰后,匈奴的情況

  “屋漏偏遭連天雨,船破又遇迎頭浪”,當年冬天,天降雪災,一天降雪量就達一丈,匈奴民眾、畜產凍餓死無數。

  漠北草原新崛起的少數民族勢力丁令,趁機從北邊攻打匈奴,東北地區崛起的少數民族勢力烏桓,趁機從東邊攻打匈奴,而烏孫國則從西邊攻打匈奴。三國夾擊之下,匈奴又死傷數萬人,牲畜被搶數萬頭,共減員十分之三,牲畜減少一半,匈奴再受重創,“大虛弱”,“墻倒眾人推”,匈奴在西域的羈縻屬國紛紛擺脫控制,殺掉匈奴人設置的“僮仆都尉”,實現完全的獨立。

  外患頻仍的時候,匈奴出現“五單于并立”的奇特景象,內斗不絕,嚴重分裂,匈奴勢力進一步受到削弱。

  實力雄厚的郅支單于遠遁西域以北,呼韓邪單于則請降內附于漢朝。

image.png

  結語

  公元前71年,發生在西域的這場戰爭,是漢匈對西域控制權的一次爭奪戰。自漢武帝時期,匈奴一敗再敗,草原部落聯盟形式的匈奴,一旦陷入曠日持久的爭奪,它的先天不足就會顯露出來。匈奴的衰敗已經是不可逆轉的了。

  漢匈這對冤家對頭,恩怨還未完結,漢元帝時期,“犯我強漢者,雖遠必誅”,陳湯率軍攻匈奴,斬郅支單于于西域,這是后話。

免責聲明:以上內容源自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,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。

推薦中…

24小時熱文

換一換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戰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點擊排行
  • 圖庫排行
  • 專題排行

精彩推薦

圖說世界

換一換
股票涨跌怎么看